【智库专家看两会(之二)】“三新”背景召开两会 能源国企四大任务

2021/03/06 信息来源:

刘朝全(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

刘朝全(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

2021 年的全国两会,是在中国脱贫攻坚取得全面胜利,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即将进入“三新”的背景下召开的——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继续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一切为了人民的新发展理念,构建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新发展格局,一张蓝图绘到底,妥善应对国际国内复杂局势。

基于此,2021 年的两会涉及的一些事项可以预期。


对两会之后形势的预判


一是 2021 年中国的经济发展目标将接近 110 万亿元。2020 年,中国首先控制住新冠肺炎疫情,经济恢复较快,成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正增长的国家,GDP 增长 2.3%,达 101.6万亿元。随着新冠肺炎疫苗在全球接种的逐步普及,国际疫情也将得到较大缓减,对全球经济恢复和我国经济发展均有利。受此利好影响,中国全年经济发展目标将接近 110 万亿元,尽管政府工作报告中对此未必明示。

二是经济结构将进一步优化和衍化。在双循环格局和科技创新驱动下,中国经济结构的总体格局会朝着以下方面优化和衍化:消费在经济中的比重进一步加大;预期投资会有较大幅度经济一体化将促进长江经济带发展;增加;出口将继续增加,但增幅可能小于投资。

消费与投资方面:长三角和成渝珠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海南自由贸易港,将促进华南经济带发展,这两者将在提振中国南方经济中发挥关键作用。京津冀一体化、黄河流域经济带等区域发展将对中国北方经济有所促进。国内南北的发展,将共同促进国内消费与投资。

出口方面:值得关注的点较多,出口增加的基本面在于中国制造业全产业链发挥作用,国际上总体经济恢复,将对中国制造增加需求。从区域看,与美国关系,在特朗普执政期间与中国打贸易战,导致双边贸易量减少,但2020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却加大了,这应当引起美国执政者反思;拜登执政后,中美竞争总的格局不会有大的改变,但中美会在反恐、气候变化、能源转型、防止核扩散等领域寻求合作,中美第二阶段贸易谈判有可能开启,对修复双边的经贸合作有所帮助。随着东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有可能在今年四季度生效,对促进中国与日韩澳新和东盟十国的合作有帮助,但生效时间短,因而本年内的作用发挥有限。中欧投资协议在年内完成审核批准并生效、发挥作用的可能性较小。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离正式启动谈判还有较长的距离。“一带一路”合作会持续发力。

三是国家将在两会后密集出台或修订与国际进一步接轨的政策制度。为实施更高水平对外开放,与国际进一步接轨,满足RCEP、中欧投资协定的要求,并为未来加入CPTPP做准备,在知识产权保护、补贴、国民待遇等方面,将出台一系列政策,有些是对过去政策的修订和完善,其密度可能超越前几年。同时,对“一带一路”沿线部分国家不太合理、不太公平的一些政策和做法,也会在政府主导下,以双边或多边协议的方式,逐步寻求解决,这一点是目前相对薄弱的环节,但随着“一带一路”的发展,今后必然会走到这一步。

四是三大攻坚任务总体上一脉相承。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这三大攻坚战,内容会相应调整,但总体上一脉相承。疫情防控风险方面,中国“内防扩散、外防输入”不会放松。金融风险方面,因疫情影响而加剧的企业债务风险和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货币量化宽松引发的泡沫和通胀会更加关注,会陆续出台相关政策。精准脱贫任务完成后,习近平主席强调防止规模化返贫,政府在这方面不会松劲;国家设立了乡村振兴局,通过统筹工作,把巩固脱贫成果与乡村振兴和美丽乡村建设统筹起来,会有更具体的政策和措施出台。乡村振兴和美丽乡村建设统筹起来,会有更具体的政策和措施出台。


能源国企的四大任务


能源企业在长远“双碳”目标约束下,努力保证国家能源安全,持续推进改革,努力实现高质量发展。在两会后,以下主要任务需重点关注。

一是编制完善“十四五”规划,调整年度计划。十九届五中全会《关于制定国民经济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国务院会逐步落实,涉及到能源国企的内容,需要对接落实,能源企业需要进一步对照完善“十四五”规划,并对年度计划预算进行调整。2021年的“十四五”规划调整工作量会非常巨大,能源企业可以考虑将年度计划、五年规划以“滚动规划”的方式衔接起来,可以减轻工作量。

二是企业落实“双碳”目标的途径、措施。中国作为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占世界能源消费的23.6%,也是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双碳”目标下,能源企业首当其冲、责无旁贷。中国目前的能源结构是煤为主、油气次之,再就是新能源。可以分三步走,首先提高能源使用效率、降低能耗,是最大的节约和减排;同时,有序开展清洁能源替代,逐步实现能源转型,进一步减少碳排放;由于中国的能源基底是煤炭,彻底脱煤是不切实际的幻想,煤炭无论如何必须使用,因此开展碳捕集、利用和封存(CCUS)是必不可少的。

三是持续推进国企改革。2021年改革任务十分繁重:国企改革三年行动计划到年底完成 70%以上工作任务;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收尾中,离退休人员社会化移交已经做得比较彻底,但“三供一业”基本完成形式移交手续,目前仍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处在托管阶段,实质性移交并未完成;部分能源央企的“创建世界一流示范企业”也处在关键时期。能源国企还有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任务。对国企高管层实行激励,持股要放得开、收入不保底,鼓励高管开展三项制度改革;注重考核国企的两利四率,对过程约束和考评予以松绑,破除三项制度改革过程中的隐形障碍;示范先行,减小传统思维的束缚,逐步推动三项制度改革落地;尽快完善国有企业资产和价值评估的办法,培育评估机构,使混改能够切实助力三项制度改革。此项改革还与“双百行动”密切相关。被选出来的 404家央企和地方骨干企业中,涉及的能源企业不少,但许多企业并未完成改革任务。

四是防控金融风险。金融风险不止国家、地区有,企业也有,而且很普遍。从 1997 年索罗斯攻击泰铢、韩 元、港币以来,金融大鳄们的猎杀行动就没有断绝过,2020年原油宝期货导致的负油价,几乎是被金融鳄鱼们为中国银行量身打造而挖的坑。除了金融大鳄,风险还可能来自能源资产的出售方、资源国的国家石油公司、国际石油公司,甚至合作伙伴,实践中还有五花八门的欺诈:在收购并购中,卖方以虚假的油气资源量和成本费用抬高标的价值;资源国的国家石油公司也有通过预先安排低价油气期货和单方面选择行使期权,预留一个大陷阱,从而坑害莽撞的买家;埃克森美孚在与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 PDVSA 的合作中,如何通过秘密活动冻结PDVSA在美国的托管账户资金,更是被《石油即政治》的作者史蒂夫·柯尔深度挖掘并发表,读起来触目惊心。

能源行业涉及的资金量巨大,容易招来包括金融大鳄在内的各类“恶畜”。而中国的许多能源企业,对金融的熟悉程度远远不如生产和运营,在跨国的期货、定价、收并购、债券、资金托管等方面比较陌生。未来,能源转型还会涉及更大体量的资金,如果不加强这方面的系统学习、人才培养和能力建设,防范金融风险就不能落到实处。能源国企的金融风险防范,任重道远。


注:该文章已同步在《石油商报》2021年第9期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