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专家看两会(之五)】油气勘探开发高质量发展面临挑战

2021/03/08 信息来源:

汪红(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二级专家)

汪红(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二级专家)

回顾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爆发,油气需求骤降、价格暴跌,油气行业经受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考,国内油气勘探生产受到严重冲击。各大油企积极履行政治和社会责任,在复杂严峻的市场环境中担当作为,油气生产企业逆势奋进、砥砺前行,开展提质增效行动,加强高效勘探,大力压降生产成本,有力保障了国内油气供应的安全平稳。

以效益增储夯实上产基础,以规模上产保障国内供应增长。低油价迫使各油气企业调整了投资策略,为高效利用勘探投资,油企加强重点战略区域、潜力优质区块的勘探,继续保持油、气新增储量的高峰水平,新增探明地质储量分别达到13.2亿吨和1.29万亿立方米。东部老区、西部新区、非常规、渤海、南海多点开花,为规模上产夯实了资源基础。2020年,油气生产企业积极释放优质产能,石油、天然气产量保持持续增长态势,油、气产量分别达到1.94亿吨和1889亿立方米,同比增长2%8.9%。主力油气田如长庆、大庆、塔里木、胜利、新疆等发挥了增产稳产“压舱石”的作用,长庆油气田产量突破6000万吨油当量,同比增产300万吨油当量;塔里木实现3000万吨油当量产量目标;四川盆地天然气产量超过300亿立方米,成为未来天然气增产的主战场;海上石油增产240万吨;页岩气产量突破200亿立方米大关。一批规模上产油气田大幅提高了国内油气供应能力。

持续保持油气增储上产挑战愈加严峻。“十四五”期间,基于对油价中低位运行的预判,上游投资将更为审慎。按照“七年行动计划”,原油产量在2022年重上2亿吨,并将维持一段时期;天然气产量还将保持较快增长,“十四五”末将达到2500亿立方米,油气生产企业继续加大国内勘探开发力度的要求并没有降低。随着超深层、非常规油气在资源接替中的作用逐步显现,油气勘探生产过程中环保监管力度加大,以及油气企业“双碳”目标落实,油气勘探开发实现可持续高质量发展面临着更为严峻的挑战。一是我国主力石油生产油田多数已经步入开发中后期,产量递减控制难度日益加大。近年来国内新增产、储量多为致密油气、页岩油气等非常规资源,资源动用成本高,效益增储、规模上产更加难以实现,在规定时间高质量完成规划产量目标,时间-效益矛盾凸显,可持续性保障难度大。二是国家提出“双碳”发展目标后,尽管油气在一次能源利用中的主体地位还将持续一段时期,但各油气生产企业节能减碳任务更加繁重,在加大国内油气勘探生产投入和规划上增加了更多不确定性。三是随着环保法以及矿权退让政策的实施力度加大,油气生产建设成本不断增加,油气生产企业面临的矿权持有和退出成本陡然上升,油气生产企业控降成本难度和资源保有难度不断加大。

从企业层面,建议油企苦练内功,聚焦“卡脖子”技术攻关,突破勘探开发核心技术、装备的瓶颈,将降成本作为企业发展的长期战略举措,提高发展质量;从国家层面,建议增加对非常规增储上产、应急保障能力建设性项目的政策支持和补贴。


注:该文章已同步在《石油商报》2021年第9期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