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
经济技术研究院  > 媒体之声
【中国经济时报】专访丨吕建中:后疫情时代须逆周期谋划能源安全布局
打印 2020-08-27 16:07 字体: [大] [中] [小]

  新冠肺炎疫情对国际石油市场造成极大冲击,使供给侧产量严重过剩,引发油价断崖式下跌,随着中国及部分国家、地区的新冠肺炎疫情形势有所好转,石油消费需求明显回升。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吕建中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考虑到全球疫情未来可能出现反复,诱发市场频繁“暂停”和“重启”,国际油价将进入一个较长的大幅波动周期,能源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性和安全性面临严峻挑战。迫切需要树立新思维、谋划新对策。

  中国经济时报:受到疫情影响,当前的能源供需形势发生了什么变化?

  吕建中: 全球能源安全问题已经成为一个相互依存的整体,绝大多数国家都不可能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获得能源安全保障。这次疫情叠加油价大幅度下跌,主要就是因各种“隔离”“封闭”措施造成了交通出行的“停摆”,导致刚性需求市场“崩塌”。与过去那种来自供应不足甚至中断造成的正向冲击相比,这种来自需求严重萎缩的逆向冲击更接近经济衰退或萧条的特征,也更具破坏性,将深刻影响全球能源安全格局。后疫情时代的全球能源安全将是涵盖供应、需求、价格、运输、环境等多重风险要素在内的综合性安全,需要各方携手施策,打造“供应与需求双向安全体系”。

  中国经济时报:应当如何看待当前中国面临的能源安全问题?

  吕建中: 今年以来的这一轮低油价,导火索是新冠肺炎疫情,实质上则是源于上一轮高油价刺激下的油气投资热,加上不断出现的新技术,特别是页岩油气革命、深水资源的成功开发等,使全球石油和天然气的产量在不到10年的时间内增长了13%和60%。在带动世界油气行业繁荣的同时,也使全球年均原油产量相对需求过剩了约100万-200万桶/日。即便没有疫情,石油市场也可能会进入供需关系调整期,只是疫情突然加速了这一进程,而油价下跌根本刹不住市场需求量的大幅度锐减,不得不靠供给侧的大幅度减产。在市场倒逼和政府干预下,全球石油产量和供应量减少了近20%,基本接近需求量的下降水平,才使油价艰难止跌回升。

  由于产油国的石油出口和财政收入锐减,再投入能力下降。石油公司的收入、利润也大幅度下降,甚至出现大面积亏损,纷纷削减投资预算,关闭一批高成本项目,暂停一批战略性项目。考虑到大中型油气项目的投资周期通常需要2-3年,在后疫情时代的2025年前后,全球很可能出现油气市场供不应求的局面。即便是供需总量能够基本平衡,也不排除可能出现结构性余缺、区域性供应趋紧的情况,需要立足全局、登高望远,提早谋划逆周期的能源安全布局。

  中国经济时报:油气行业应当如何应对当前的格局?

  吕建中: 首先,建立多能互补协同发展机制。全球能源向清洁、低碳方向转型是大势所趋,但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在今后一个相对长的能源转型期内,化石能源的清洁化利用与新能源的快速发展将相向而行,需要建立完善多能互补的协同安全保障机制。

  其次,强化能源金融风险预警防控机制。历史上的多次油价暴跌,都曾导致过大规模能源企业破产、债务违约。油价持续低位或大幅度波动很可能导致债务链断裂,甚至引发金融危机,需要建立完善能源金融风险预警防控机制。

  再者,完善能源价格形成和调节机制。我国是石油净进口大国,油价下跌可以降低进口成本及下游生产成本,但如果引发其他工业品价格同步下跌,就可能加剧通缩预期,使降息、减税的经济刺激政策效果打折,需要建立完善能源价格形成及滤波调节机制。

  中国经济时报:世界各国应当如何应对?

  吕建中: 深化能源领域全产业链的国际合作。后疫情时代的全球能源产业链、供应链格局将会发生一系列重大变化,能源生产国、消费国及国际组织之间应加强磋商沟通,增强政治互信、经济互助及政策协调,扩大从上游资源开发到下游加工销售的全产业链合作,共同维护能源市场稳定并建立联合应急机制,促进能源供应与需求关系的基本均衡,努力做到能源供应的可持续、需求的可满足、价格的可承受。

  加强能源领域技术创新的国际协作。推动能源转型的关键是技术革命,世界各国应站在全球能源、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的高度,打破技术壁垒和封锁,使更多的国家和人民能够从技术进步中受益。

  营造有利于能源安全稳定的国际环境。后疫情时代可能出现逆全球化、单边主义、本土主义、保护主义等抬头现象,需要更好地发挥能源外交作用,致力于保持国际能源贸易正常秩序,确保全球能源通道安全畅通,推动形成长期稳定的世界能源生产、运输、消费格局。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张一鸣

2020-08-27 来源: 责任编辑: